拳样茶壶拳拳情“煮壶自来水,茶后倍思亲”

发布:西湖西湖
2017-12-06 18:16:35
好像也是阳春五月,我正在上课,校长跑了进来:“快来,快来。”校长也是没见过什么人物的,他比我还激动,“报社肖老总找你来了!”肖总是我们市报的副总编,其名在我家乡委实如雷贯耳,名气相当响的。我扔了粉笔,

拳样茶壶拳拳情“煮壶自来水,茶后倍思亲”

 好像也是阳春五月,我正在上课,校长跑了进来:“快来,快来。”校长也是没见过什么人物的,他比我还激动,“报社肖老总找你来了!”肖总是我们市报的副总编,其名在我家乡委实如雷贯耳,名气相当响的。我扔了粉笔,忘了三尺讲台有个高坎,一脚踏去,打了个趔趄,连锁反应,一头碰到教室门楣上,肿了一个小泡,有如三月红草莓。十多年前,我在一所偏远的家乡小学校教书育人,心虽不远而地却太偏,对什么都弃了向往,我都忘了我自己,哪里会有人记得我?我实在没想到肖老总来找我,这是“很不对称”的相访啊,哪能尊者访卑者,上焉者问下焉者呢?肖老总此次屈驾寒舍,是缘于我的一位老乡与他相识,老乡见我爱写些东西,古道热肠,想改变我的命运,“内举不避亲”,向肖老总举荐。然而他并没给我带来好消息:他那里不要人。

 人没把我接去,但感情接上了。肖老总此后给我写过好几封信,用毛笔写的,字体疏朗,格调大方,自然,都是长者对晚辈的敦敦诲语,信末总叫我多写稿,其他地方发不出,就到他那里发。所以,我格外勤奋,志气高昂,在那一个偏远的小山村,能有小名在报上,是件大长脸的事情啊。几年间,肖老总对我,已经不是作者与编者那种文来文去,而是长者对小者情倾情注。他为我向我们县里的县太爷几次挥笔写“纸条子”;每与县太爷同桌共餐,不遗余力发挥其“宣传特长”,开动其三寸不烂之舌的“宣传机器”,为我张扬。秀才人情一张纸,即或现在我与肖老总同居一城,也甚少拜晤,更少提篮掮物登门入槛。若送稿子,包括那些应该“买版面”的领导“起居注”的关系稿,我也打了与肖老总关系硬铁的“主意”,直接入其办公室解决。2000年,忍不住诱惑,出了一本小书,上门拜请肖老总写序,肖老总洋洋洒洒写了三四千字,奖掖褒爱之情,洋溢字里字外。我从其他人那里打听,写序这类事情,是应该给点润资的,不然,会把尊者长者的笔搞坏了。怀着惴惴之情,封了一个小红包,登门答谢,却几乎被肖老总“乱棒打出”,慈眉善目顿成罗汉表情,把人吓了出来。

拳样茶壶拳拳情“煮壶自来水,茶后倍思亲”

推荐知识

最新知识

热门茶叶

热点内容

最新内容